耿耿之星

 徐淮网   2020-04-04 02:55   134 人阅读  0 条评论

辞海对“耿”的解释:通“烔”,光明。《离骚》“耿吾既得此中正、“彼尧舜之耿介兮”;正直。《楚辞.九辩》:“独耿介而不随兮,愿慕先圣之遗教”。又对“耿耿”专门做了解释:形容心中不能宁静。《诗风.北邙.柏舟》:耿耿不寐,如有隐忧”;明貌。谢眺诗“秋河曙耿耿,寒渚夜苍苍”;忠诚貌。黄宗羲《感旧》诗:“寒江才把一书开,耿耿此心不易灰”。

“耿耿”这个词好像就是专门为耿耿首长创造的,我感到了文字的神奇!

我和耿耿首长的缘,缘于“英雄八连”。虽然我们不是同生代八连人,但因八连,八连的英雄主义精神把我们紧紧地团结在一起,却又也因了“代差”我们见面并不多。见面不多,不妨我们之间的心灵沟通。

一面之见,不足对一个人认识,但光明正大的人,一面之见也不妨敬仰,就像我们并不信佛,不懂佛经要义,去乐山见了大佛,大佛卧着我们还是仰望着。没见过毛主席,去延安还一定要去拜谒杨家岭的几孔窑洞的。

上世纪的1995年的中秋时节,我只是遥望了首长,也是我的初见。

陇东高原,天高原阔,白云悠悠,泾河颤颤,麻雀蹦蹦跶跶。岸边的军营,墙外是穿天白杨,墙内是桐枝交错,风送柳轻扬,柳带风漫荡。英雄八连,纪念国防部命名三十周年庆典活动正在筹备中。我那时已不在连队任职,但从那个方向走过,都要看一眼的;它在我的眼里,才觉得它没有把我丢了。那天,我去三营部,经过操场时,看见了一位穿天蓝色军装的文职军官。我很诧异,八连一向是陆军序列中的步兵连队,没有听说与空军搭过亲,如果有,也只是战争年代的事,或是参与军事演习;庆典活动怎么会迎来一位空军首长的亲临,是我眼界太过狭小吗?到了三营部,营长告诉我,他是耿耿首长,曾是八连二班的副班长、班长,任排长后离开连队的,是烈士的后代、是空军某大学的教授、大校军衔。这些我都不感兴趣,只感兴趣八连庆典活动的总顾问,是他;为什么是他,而不是别人?

身在其中并不能全明白,一个兵对军营,对自己的连队,对连队的一草一木,对自己的战友是怎样的念念不忘,就像一对旧情人,不管谁抛弃了谁,恋爱的时候产生过多么大的责怨不满,失意纠结,离开了一切都成了美好,如影相随地伴其一生。这样的情绪在我转业后,像春草生长,像春花含苞待放,恰在这时,耿耿首长为编篡“英雄八连”连史,来了西安。

席间凝视着他那被岁月扫荡待尽的银白发须,化成了我眼里燃烧生命的火光;他白晢慈祥的脸容,摘下眼镜,一双并不大的眼睛,坚毅而睿智。顿时觉得我面对的不是人,而是佛祖,有佛的光芒照耀,是一盏心灯在引领;他用白色蓝格的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又擦了擦眼镜片子,说,革命英雄主义精神,是每个人的向往;“英雄八连”就永远是八连人的精神家园。听此我立刻地惭愧了。他接着又说:我们都应该把“七把剌刀”擦亮。我又深深地被感动了。

一个花甲之年的人,应该享受天伦之乐了,他却走南闯北从不知歇脚地为英雄主义精神地传播,推着播种机在播种;用心血和着汗水颂扬英雄主义精神如日的光芒。他不仅是在擦亮“七把剌刀”,而是简直是挎着“七把剌刀”在跋涉。我们送他出门,恶毒的太阳光下,他腰微微地弯着,两条腿,两条疲惫的腿,坚定地撑着,要把生命搭进去的坚定和韧性,不由得我涌泪。

刘亚洲将军说:“耿耿是上天给八连派来的,他老人家真的是一辈子同八连结缘、渡缘,源源不断……”

2015年9月28日“英雄八连”命名五十周年大典,耿耿首长还是庆典的总顾问——幕后的总导演。由他编纂的八连连史已完成,连史馆也在他的策划下新建落成。一波一波潮涌而来的八连人,拜谒了先烈,拜望了大柳树,在青春的回首里,都来拜见他,有声的无声的敬仰都给了他。我去亲近他,却又敬而生怯畏,大着胆子向他提出,要一本“有他签名的《英雄八连》”连史时,他说,“你看我有时间吗?”显然不是没听见,而是拒绝。我感到了莫大的懊丧,甚至是屈辱,恨不能脚下就是一条裂缝,我要钻进去。

我回到了西安,庆典的盛况还在脑海里无休止地重播,营房、连史馆、馆里的英容、灵魂、仰望的目光,馆外的大柳树、士兵的英姿、喧哗声像潮水起了落,落了起,在首长面前的一时失意全然忘得一干二净了。也就在我还沉浸在回连队的喜悦时,且将失意忘掉的一个工作日,办公桌上有了一个邮件。打开一看是两本厚厚的《英雄八连》连史,还有庆典活动的光盘。扉页上的签名,正是首长苍劲大笔,我把它捧在手上。

今天我又将它抱在了怀里,捧在了手上,我分明感觉到了一种温暖。可我知道这份温暖在慢慢地散去,最终将会散尽,与它一同散去的还有:我再来西安,咱们一起去陕北,拜望宝塔山,听延河的涛声;再回平凉,一起在马峪口吃羊肉泡馍,去庙沟摘柿子。

这样的温暖将转化为另一种形态的存在,伴随我未来的日子。我看了看微信群,看到了微信群里战友们的泪水、合掌的祈祷,还有无限缅怀的情绪,这些我也都有。我又去遥望天空,在寻找一颗耿耿之星,《战友情歌》缠绵婉转的曲调响在夜色下,我的心在音符上颤抖!

一个人死了,有万千的战友想着他,这个人就不是真正离去。

斯人已逝,精神永存!


八连小兵:王军乐

2020年3月31日夜叩首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860255.net/?id=1211
版权声明: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 徐淮网 所有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
 发表评论


表情

还没有留言,还不快点抢沙发?